而剥夺农村集体公章使用的自治性

2017-09-19 03:29

而一些乡镇之所以热衷于村章乡管,考虑的原因无非规范农村事务运行,杜绝农村公章使用乱象。村章乡管可能从客观上确实规范了农村公章的使用,但群众在公章使用知情权、决定权等方面,却受到了隐形的侵害。村章使用,本来是农村自治的重要环节,一旦村章乡管,这种自治性就大打折扣,在提升农村自治水平上显然是无益的。不能因为怕出现问题,而剥夺农村集体公章使用的自治性。

村章,实际上是农村集体组织自治的法定证明。其本质上是所在集体的农民授权村集体组织代为管理、统一使用,在对村章的管理、使用中都应该得到所在集体群众的依法授权才行。并且在村委会自治的相关法律中,通常情况下,并无法律明确授权可以将村章由乡镇政府代管条款。因此,村章乡管,是违背村民委员会自治法,侵害了农民集体的利益。用此逻辑,乡镇政府能代管村委会公章,县政府是不是也可以代管乡镇政府公章呢?无疑道出了这种管理办法的荒谬。

因监管缺位,不少地方村委会公章被村干部装进了口袋,由此产生乱盖章、人情章等公章上的腐败问题。近日,半月谈记者走访河南省部分地市发现,一些乡镇矫枉过正,权力越位,放错位置的村委会公章又被挪了窝,到了乡镇政府柜子里,成为乡镇政府代管的对象,有的已长达5年之久。(2月6日《半月谈》)

村章,顾名思义,即为农村集体组织的公章。村章乡管,看似村章使用更规范了,堵住了违背用章的漏洞,保障了农民利益,但实际上, 村章乡管 从一开始就是错的,实际上不仅侵害了农村集体公章的使用权,也束缚住了乡村各相关方前进的步伐。

村章是推进农村自治的重要工具和载体,村章乡管,既混淆了各自主体的不同作用,阻滞了农村自治的步伐,侵害了农民权益,还让乡镇政府引火上身。与其将村章视为卡住农村事务的牛鼻子,不如物归原位,乡镇等各方通过指导村章依法规范使用,让村章成为农村自治的快进键,岂不更好?

文/张立

事实上,绝大多数农村自治组织,是能够妥善管理并使用村章的,一些乡镇政府越俎代庖,不仅给自身增加了负担,也无形中在农村和群众中增加了隔阂。贵州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的五合章,无疑是农村集体自治组织公章规范使用的一次有益探索。与其大包大揽,不如放手指导和规范农村公章使用。代管公章是给鱼,而指导和规范公章使用则是授渔,哪种方法更好不言自明。

还有,《村委会自治法》明确规定,乡镇政府对农村集体的关系是指导关系,而非领导关系,更不得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。村章代管,显然将指导变成领导关系,使乡村两级关系发生了错位,乡镇政府好心办了坏事,不仅侵害了农民权益,也将自身置于违法境地。村章乡管,也可能诱发村干部以村章乡管,把事情向乡镇推托。现实当中,因为盖村章,离乡镇政府远的群众来来回乡镇跑,群众怨言很大。

首页

华东南大区

集团客户

数据中心

装修日记

今日排行